新浪新闻 文化

李继宏最新译作《简·爱》问世

新浪文化

关注

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

李继宏最新译作《简·爱》问世,周一围、薛佳凝“一本好书”深情演绎

2019年11月9日下午2点,知名翻译家李继宏先生在北京言几又书店举办最新译作《简·爱》的发布会,读者们纷纷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,一起见证“李继宏名著新译”系列丛书第9部,也是李继宏第27部译作的问世。 

        传道授业,谆谆教诲的领路人

“在出版《追风筝的人》之前,当全职翻译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,我当年其实是想做一个社会学家。”李继宏在现场坦言道。

“看书跟吃东西一样,如果很挑,可能会营养不良。好的坏的都看才知道什么是好的。培养小朋友读书的习惯,关键在于多读,尤其是小学到初中这个阶段。如果这个阶段不去培养他读书的习惯,他以后长大了更没有时间读书,更难养成阅读的习惯。所以相对读什么,培养阅读习惯更重要。”

对于有志成为译者的朋友,李继宏建议:不要一上来就翻译书,因为新手翻译的速度很慢,翻译整本书的难度比较大,得不到及时反馈会很容易打退堂鼓,可以先从翻译科普类的文章开始,对什么领域感兴趣,就去找这个领域的科普性的文章来翻译。

关于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的翻译家,李继宏答道:“首先你中文要很好,译作最终会是一本中文书;其次你的外语能力至少要到睡觉时都在用这门语言讲梦话的程度;最后要有持之以恒的耐心和毅力,如果你做好了当一个苦行僧的准备,那就趁早开始。要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,因为你不知道你做的哪件事情,就会成为你人生的转折点。如果我当时翻译《维纳斯的诞生》时只是敷衍了事,那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好的生活状态。”

脚踏实地,亦仰望星空的翻译家

现场读者问到,翻译的稿酬是怎么计费的?现在翻译市场的稿费标准是否合理?李继宏回答:“我的稿费分两种形式,第一种是分版税;第二种是按照千字来收费,当然这没有固定的标准,我经常跟出版社的人说要提高稿费的金额,同时也提高对翻译的要求,良币驱逐劣币,行业才能健康的发展。但是我翻译也不是只看收入,有些书我在没有翻译之前就知道它不会卖的很好,但它的文学价值很强,我们的下一代需要看到这些好的作品,我也会去翻译。做翻译家,还需要一点奉献精神。”

读者问到:“您现在的稿费收入可以养活自己吗?”李继宏笑称:“可以的。”

李继宏每天的工作时长是十几个小时,从早上6点开始工作,直到晚上11点,一整年甚至多年都是在翻译同一本书,如果不是对翻译怀抱着无限的热忱,很难坚持得下来,而他这样的工作节奏已经不间断的持续十几年了。

“我们过去因为信息传递受限、生产资料匮乏,很难充分的理解一本名著里的思想,所以翻译出来的译本是不够专业、不够完整的。现在不一样了,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的国家发展得很快,中国社会跟外国社会的连接程度跟过去完全不一样,所以这个时代有能力理解和还原这些书。对于孩子来说如果在养成阅读习惯的关键阶段,他看了一个半通不通的译本,看不下去,会感觉很挫败,也许就无法培养阅读的习惯。这也是我做这个事情很重要的原因。一想到我们的下一代在读外国名著的时候,看的译本晦涩难懂看到一半就想扔掉,我就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。”李继宏如是说。 

  “一本好书”指定版本,百余明星联袂推荐

据悉,李继宏新译《简爱》还未上市,就被热播综艺节目“一本好书”收录为指定版本,由薛佳凝、周一围演绎,节目预计在12月初播出。更有百余明星和作家联袂推荐。

知名女演员柯蓝坦言“美好的爱情不是因为你是谁,而是在关系中找到我是谁,然后接收成长,成为更好的自己”。

演员左小青也道出读简爱的原因:“我爱她,爱她不肯放弃自尊,直视孤苦,端庄而自在,活出自己的世界——我的简爱。”

青春文艺类畅销作家、自由撰稿人独木舟表示:“无论身处哪个时代,爱、自由和尊严始终是女性必须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问题,这或许也是我们直到现在仍要读《简爱》的原因。”

累计销量2000万的著名翻译家

自2005年翻译第一部作品《维纳斯的诞生》以来,李继宏先生翻译的作品累积销量已逾2000万册,其中《追风筝的人》销量超1000万册,《小王子》销量超350万册。“李继宏世界名著新译”系列总销量也早已突破500万册。这位年轻的翻译家不仅极受读者热爱,也赢得了学界和媒体的一致赞扬。

除译者身份外,李继宏还是英国伯明翰大学莎士比亚研究所访问学者、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英文系客座研究员,在文学研究领域里卓有成绩。此外,数以百计的国内外媒体——《纽约时报》、《纽约客》、《中国日报》、《北京周报》、新华社、浙江卫视等——曾报道过这位蜚声国际的新时代翻译家的事迹,其中Global Times(《环球时报》英文版)给出了极高的评价:“李继宏虽然是一个年轻翻译家,但已经对现代翻译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”

责任编辑:谭文娟 SN199

加载中...